成都蒲伯伯家庭农场


2018-01-08

 8-1F202151504.jpg




  成都蒲伯伯家庭农场,成立于2014年9月,蒲伯伯家庭农场位于龙泉驿区洛带镇柏杨村19组,距洛带古镇3公里,农场占地100亩,有12个果蔬种植标准大棚,50亩鱼塘,另在五凤镇租赁了1000多亩山林作为山羊和林下养殖基地。蒲伯伯农场以洛带古镇旅游为依托,以客家文化为特色,打造集生产、生活、生态和生命于一体,农业和旅游双链融合的休闲观光型家庭农场。农场可一次性接待500人开会和同时就餐,100人住宿(含露营)。

成都蒲伯伯家庭农场按照“生产景观化与景观生产化相结合;生态和科技相结合;农业和旅游相结合;参与性与体验性相结合;客家特色主题文化与多元创意相结合;农耕教育与示范推广相结合”的设计理念,整个农场分为生产区、观赏区、体验区、生活区、办公区和配套区等六个功能区,种养循环,鱼果共生,真正实现“生产、生活、生态和生命”四生一体。

成都蒲伯伯家庭农场得到了龙泉驿区政府、洛带镇政府、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等的大力支持,致力打造洛带客家生态农业园区,通过农业和旅游双链融合模式探索家庭农场新模式,使生态农产品走上更多消费者的餐桌,为现代农业发展做贡献!

  1、农场总体定位

以洛带古镇旅游为依托,以客家文化为特色,打造集生产、生活、生态和生命于一体,农业和旅游双链融合的现代休闲观光型家庭农场,成为龙泉驿区现代生态休闲农业的核心示范园区。

 2、农场目标客户

  大成都范围追求生活品质的中产阶级和洛带古镇旅游客户。

 农场故事

蒲伯伯(蒲正阳),农场创始人,1962年11月生于达县虎让乡贫困山区蒲家梁,姊妹6人,排行老三。7岁开始读村小学,17岁高中毕业,高考成绩离录取分数相差8分,意味着走出贫穷农村的理想彻底破灭。如果选择复读则下面的三个弟妹将辍学,他毅然决定让弟妹继续完成自己的学业,自己回家当农民。

回农村后他主动学习引进温室育秧、桑树嫁接、温室窖红薯等技术,同年被选任为村团支部书记。22岁被选举为本村村长,他上任后的第一年就完成了全村10公里长的水利灌溉工程。25岁换届选举全票连任村长职务,连任后马上组织全村解决农电问题,不到一年时间,结束了“蒲家梁”世代黑灯瞎火的历史。

全村水利动脉通了,农电户户通了,但蒲伯伯的身体彻底垮了。28岁的他实在扛不住连年来的高负荷工作,他倒床了,骨瘦如柴,那一年间他自家的几亩包产土地完全是村民们自发帮忙播种和收割。蒲伯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更多是感激与感恩,同时体现了农民伯伯的那种友善、互助、纯朴和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随后他一边调理身体,一边继续工作,准备建设全村到各队的机耕道路,解决农民卖粮、卖肥猪、购肥料等主要农资运输问题。但因身体原因和家庭经济压力巨大,连小孩上学几十元学费都无能为力。此时,正当年的蒲伯伯遇上了他人生的一个十字路口,困难摆在眼前,但必须继续担当。他权衡之下,一再向组织申请辞职,终于得到了组织的理解和批准。1992年5月,蒲伯伯将家里剩余的几百斤稻谷、小麦和两头未养肥的架子猪一并卖掉,变现300多元,留下了10元钱给家里日常生活开支,只身一人到成都打拼。

  没有资金,没有技术,没有朋友,他是多么的无助,但不管有多困难,他都扛着一份责任,必须坚定地走下去。他东奔西走,终于寻求到一个机会,有一位老乡办的企业在生产当时比较先进的防水材料,他找到了这位老乡拜认为师,并埋头自学防水材料构成原理、使用效果、施工技术等,从此踏上了经商之路。同年8月份回家将全家老小接到成都,在城郊农民出租房临时居住,实现了蒲伯伯的第一个梦想——让孩子能在大城市读书。

  弹指一挥间,20多年过去了,蒲伯伯一直没有割舍自己的农业情怀,更认识到现代农业是历史及社会赋予的责任。2007年3月16日在洛带镇政府农业推进办引荐下,与洛带镇柏杨村十九组的农户签订了土地流转合同。由于流转的土地以前属于老砖厂,土壤基础很差,分布很凌乱,生产管理极不方便,从流转当年起,历时九年,勤俭躬耕,对整体环境和土壤土质进行综合整治和改良,使土地完全具备生态生产条件,并于2014年9月成立了蒲伯伯家庭农场。在成立家庭农场之后,他四处拜师学艺,立志把农场打造成为种养循环的生态农场,从农场规划到农场建设,他得到了刘永宏教授等多位专家教授的指导和大力支持。由于他的坚持和执着,终于有了今天的蒲伯伯农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