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年邛窑的时代新变——成都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纪实


来源:成都日报 2018-02-11

1518220358493.jpg

邛窑瓷器的技术和工艺心手相传

    2月5日,上午11时,邛窑遗址公园,35岁的青年邛窑大师李清泉和其他10多名邛窑大师一道,为刚刚完成复建的千年文君窑举行了一场“意义重大”的点火仪式——巨大的火把伸入窑膛,沉睡千年的邛窑遗址内升起熊熊火焰。

    经过60多个小时的高温烧造,2月8日凌晨,首次烧制成功。看着千年文君窑上的温度计渐渐冷却,李清泉依然激动难平——始于东晋,成熟于南朝,盛于唐,跨越八个多世纪的中国古邛窑窑火复燃,古老技艺复兴。

    这口千年文君窑的点火地,位于成都西南近80公里之外、距离成都中心城区最远的远郊城区、也是全市唯一的革命老区——邛崃。这个成都最具典型代表的远郊农业大县,通过深度挖掘邛窑文化,以邛窑遗址为核心实施文物保护、文化传承和文创开发,并深度融入乡村建设和农民生活,创造性地走出了一条具有当地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新路。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按照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总要求,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从千年邛窑“复燃”到邛窑遗址公园,再到国家级天府文化临邛文博创意产业示范区……其背后蕴含的是成都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加快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篇大文章。

    千年邛窑的时代新变,赋予了成都乡村振兴战略新征程上全新的意义。

    (一)让农业成为有奔头的产业

    挖泥、筛选、碎泥、和泥、开坯……从上午9点开始,包装好的泥土、碾锟、刮刀、修形刀就一直在80后青年邛窑大师何丹的手上飞舞着。看着儿子的手工日益熟练,何平扬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作为唯一一位复原古邛窑技术和现存最后一位能用古法烧制邛窑的民间工艺大师,何平扬对儿子从来都是严格要求。

    40多年来,何平扬一直钻研邛窑的文化技艺,并很好地将传统工艺和现代艺术相结合。自元代断烧以后,邛窑烧制技术湮没了几百年,何平扬却比照邛窑窑址出土的瓷器釉色进行试验,成功复原了古邛窑的各种高低温釉、釉下彩和无铅彩,还研制出金砂釉、鱼子纹釉,让邛窑重新呈现出盛唐时期的光辉。

    听说何家父子故事很久的李清泉,一坐就是一上午,见证了父子俩制窑的过程,并不时拿出小本来记录下每一个细节。

    何平扬、何丹和李清泉们烧制邛窑的地方,位于邛崃城边。以前,这里一直是祖辈们面朝黄土背朝天、土里刨食的地方。直到2014年,这块土地上建起了邛窑遗址公园,成为国家级天府文化临邛文博创意产业示范区的核心承载,这个曾经发展滞后的乡村,也一跃成为城市的“会客厅”和文化产业的“孵化器”。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高农业综合效益和竞争力,是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我国农业改革和完善的主要方向。

    结合地方特色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并赋予传统农耕文化新的时代内涵,让老品牌焕发新的时代活力,进一步做强产业支撑,进而带动农民增收致富,真正让乡村振兴战略更好落地生根——这是成都和邛崃在实践中探寻到的一条“好路子”。

    邛窑和邛崃瓷胎竹编完美结合的“小故事”,便是一个很好印证。细如发丝,薄如蝉翼,丝丝竹线,邛崃瓷胎竹编,起源于清代中叶,是成都地区独特的传统手工艺品,2008年入选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不久前,专门做邛崃瓷胎竹编的邛崃人黄星与一家国外知名品牌企业达成合作,为其旗下产品制作“桥”系列茶具,企业负责设计产品、定制瓷器,黄星的工厂则为他们提供竹编技术。黄星说,将从邛窑挖掘出来的图案融入到竹编技艺之中,这样的产品在国外市场上很受欢迎,“配有邛窑图案的竹编茶具,价格最高的一套卖了3万多!现在,五星级酒店、博物馆等高端场所都出现了邛崃瓷胎竹编的身影。”不仅如此,工厂里20多名竹编工人的收入也增长了一大截,最高时每个月可以拿到5000多,而且上班就在家门口。

    千年邛窑活起来,带动的是整个上下游产业链发展,受益的则是当地群众。

    目前,国家级天府文化临邛文博创意产业示范区邛窑遗址核心区已投入1.4亿元,完成国际交流及大师工作站等9个项目建设。今年1月,邛崃又引进了一笔达100亿元的重大投资,将围绕示范区项目开展一系列合作,开启一条让文物活起来的市场化运作新路。

    在示范区打造过程中,很多当地村民成了主要劳动力,年轻人也开始逐渐对邛窑产生了兴趣。不久前,邛崃市十方堂师徒制文创培训学校注册成立,将与川内一些文化艺术院校合作,通过开设师徒班、培训班、兴趣班、十方讲堂,联合培养陶艺匠人,“听说报名参加培训班的大部分都是邛崃户籍的学生,这对文化传承是好事,而受益的也是当地群众。”对此,李清泉评价道。

    这个月初,中央发出指导“三农”工作的一号文件。文件强调,乡村振兴,产业兴旺是重点。必须坚持质量兴农、绿色兴农,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构建现代农业产业体系、生产体系、经营体系,提高农业创新力、竞争力和全要素生产率,加快实现由农业大国向农业强国转变。

    具体到基层,如何推进?邛窑之外,还有更多的探索在成都落地生根。

    总投资1.2亿元、位于郫都区唐昌镇的汇菇源生产基地里,一座座10多层高的菌床顺着自动化流水线进入待装车区域,再由工人用叉车运送到货车上——这里是全国首家黄色金针菇工业化生产基地,日均产能达90吨,每天都会有成吨的黄色金针菇从这里出发销往全国各地,年产值达1.4亿元。

    仅仅4个生产车间,年产值竟然可达上亿元,秘诀是什么?

    “科技含量是关键,当然,投资方和地方的扶持也尤其重要。”汇菇源总经理李宗堂说,项目扩建前,就在他因为资金原因而一筹莫展的时候,成都农发投公司下属的农村产权收储公司大胆探索金融创新,雪中送炭向汇菇源提供了一笔农业生产设施融资租赁贷款。利用这笔资金,公司新建了二期项目。“拿到抵押贷款,公司总规模扩大到了128亩多,一跃成为全国最大的黄色金针菇生产基地,市场份额也是全国第一!”

    让李宗堂感激不已的金融创新,是成都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中的“五项重点改革”之一。按照这个在“成都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大会”上发布的规划,通过“十大重点工程”和“五项重点改革”,成都将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推动城乡居民基本权益平等化、公共服务均等化、居民收入均衡化、要素配置合理化和产业发展融合化,走出一条具有成都特色的城乡融合发展新路。

    建设300万亩特色农产品优势区、332万亩国家级粮食生产功能区和重要农产品生产保护区,打造食品饮料、休闲旅游、农产品物流、农村电商和饲料加工5个千亿产业集群,发展2家过千亿、20家过百亿、50家过十亿的重点龙头企业……通过加快构建现代产业体系、提升农业品牌建设、实施农业双向开放行动等一系列“大动作”,力促农业提质增效,今后,像汇菇源这样的“全国第一”在成都还会越来越多。

    买好“火车票”,办好乘车手续……春节将至,成都鲜农缤纷总经理韩锐忙着加入春运大军,不过,他的“火车票”并不是买给自己,而是忙着为优质的蒲江猕猴桃办理手续——打上成都农产品区域公用品牌“天府源”标志,一箱箱猕猴桃将搭乘中欧班列,运往欧洲市场。途经哈萨克斯坦、俄罗斯、白俄罗斯等国,全程约11000公里,最快15天,蒲江猕猴桃就能摆上巴黎市民的餐桌。

    借助“一带一路”的春风,成都积极对接国家顶层设计,依托亚洲最大的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成都国际铁路港,发挥中欧班列优势,温江花木、蒲江柑橘、彭州莴笋、金堂羊肚菌等一大批成都特色农产品,也纷纷冲出国门,闯入了国际市场。

    按照计划,近期,成都还将进一步加快国际大宗农产品现货双向交易平台和重要农产品进境指定口岸建设,提升打造全国农产品流通枢纽节点,支持本土企业开展跨境合作,力争推动农产品进出口突破20亿美元和农业企业对外投资突破50亿美元,让更多优质成都农产品走出国门,让更多国外消费者认识、了解和喜爱“成都造”。

    (二)让农民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

    千年邛窑的文化衍生效应,在具有千年黑茶文化的夹关镇,也异曲同工。

    距离国家级天府文化邛窑文博创意产业园不足15分钟车程的夹关镇,农闲人不闲,2月7日下午,一堂提升茶园旅游接待能力的培训如期举行。培训的讲师,就是当地鱼坝村村民刘洪伟。

    说起刘洪伟的经历,旁人都提到“传奇”一词。

    刘洪伟2010年放弃了城里的高薪工作,回到家乡夹关镇种起了茶。

    “是不是在城里混不下去了哦?”“好不容易从农村出去,却又跑回村子里种茶。”“太没出息!”

    “风言风语不在少,甚至连父母都觉得丢人。”回想起当初,刘洪伟说,但他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农村需要发展,我倒是认为回到农村发展大有可为。”

    光种茶太单一,刘洪伟又打起了开农家乐的主意,并很快付诸实施。

    如今,刘洪伟成了成功的茶农,“我的收入放在城里也算是高收入!”当地也依托2000多年茶叶生产历史,建成标准化茶叶基地1.7万亩、千亩标准化茶叶示范园4个,引进50亿元城镇综合运营项目和100亿元国际旅游度假示范区项目,并结合“4·20”芦山地震灾后重建打造“茶旅小镇”,实现了传统农业向新兴业态的华丽转身。全镇农民收入由2008年的4500元增长到2016年的15900元。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归根结底是要实现城乡居民共同富裕。对此,党的十九大代表、蒲江县两河村村支书姚庆英深有体会。“党的十九大提出乡村振兴战略,这让我心潮澎湃。我们要抓住机会,提升产业品质,延伸产业链条,让农民更富裕,让我们的家园更美丽!”

    姚庆英所在的两河村,尽管丑柑的订购价已经高达每公斤14元,来自全国各地的客商还是守候在果园外耐心等待收购。在丑柑产业的带动下,曾经出了名的“弱村”“穷村”发生巨变,发展了优质水果4800多亩,如今两河村人均纯收入达33150元,几乎家家住小别墅、户户有小轿车,成为远近闻名的先进村。

    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乡村振兴道路,必须重塑城乡关系,走城乡融合发展之路,促进农村劳动力转移就业和农民增收。

    让农民富起来,成都的目标是通过提升农民创业就业能力、健全农民多元化增收机制、发展集体经济和提升基本公共服务供给能力等多种方式,让城乡居民增收致富,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2000元,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缩小到1.8∶1以内,常住人口城镇化率提高到75%。

    在这个目标下,最重要的是“人”。成都一方面提升农民创业就业能力,力争全市新型职业农民20万人、乡村工匠5万人、农业职业经理人2万人;另一方面,则推进农村创新创业孵化基地和导师团队建设,鼓励高校毕业生、企业主、农业科技人员、留学归国人员、退伍军人等各类人才回乡下乡创业创新,带动农民创业就业能力提升。

    原本在大城市从事研发工作的胡林,正是受到这样的鼓舞,带着满腔热情,返乡创业。“一条条宽阔的乡道四通八达,一座座现代化仓储气调库拔地而起,一根根串联的网线拉近了全世界的距离,农村正在发生巨变,农民将成为有吸引力的职业。”在村支书姚庆英的邀请下,胡林回到家乡两河村,搞起了“互联网+农业”,把家乡的猕猴桃和丑柑通过电子商务卖到全国各地。

    和两河村一样,在乡村振兴的号角下,成都农民的腰包越来越鼓,获得感和幸福感越来越强。

    通过体制机制改革,多渠道促进农民增收。温江区万春镇天乡路社区通过实施“两股一改”,将清理核实的集体资产1921.22万元、集体土地2298.37亩、商业铺面3.6万平方米量化成股权,分到每个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头上,助推社区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提升到25232元。

    推进脱贫攻坚,带动绝对贫困群众摆脱贫困。去年,和帮扶单位合作发展辣椒产业,简阳市老龙乡的王芳顺利脱贫摘帽。她与“郫县豆瓣”公司签订合作协议,包销青辣椒,再卖红辣椒,一年下来10亩辣椒地保底产出40000多元,摘掉了困扰多年的贫困帽。

    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是我们党对人民的庄严承诺。成都深入推进脱贫攻坚,在全面完成省定贫困村、贫困人口脱贫退出的基础上,坚持大扶贫格局,继续开展“回头看”“回头帮”,深化实施以基础设施、产业发展、集体经济、公共服务为重点的三年巩固提升,增强持续增收内生动力,正推动贫困村、贫困人口与全市同步实现全面小康。

    “党的十九大报告说,要脱真贫、真脱贫,建成全面小康社会。社会各界都在关心我们,我有信心把日子越过越好,不仅要脱贫还要增收致富。”又是一年新春,王芳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信心。

    (三)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的美丽家园

    行走在邛窑遗址公园内,古色古香的路灯、川西风格的木质民居……青瓦白墙掩映在竹林丛中,十分清幽静谧。民房丛中,当日千年文君窑点火铺设的红地毯尚未撤去,经过大火洗礼的文君窑似乎留存着丝丝暖意。特色景致随处可见,吸引了不少游人的目光。带着孩子到这里放松心情的市民朱先生说,“孩子到这里不仅可以亲近大自然,还能去旁边的邛窑遗址博物馆了解邛窑文化,一举两得。”

    而在夹关镇,放弃城里工作返乡种茶的刘洪伟,每到采茶季的周末,他的茶园还成了众多城里朋友的新聚处。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更是让刘洪伟兴奋不已,“农村越来越受重视了!千万不要以为农村不如城里哦!”

    而今,夹关镇成功创建“邛崃黑茶”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建成千亩标准化茶叶示范园;传承高跷、茶歌、书画等特色本土文化,让村民重拾对乡土文化的自信;实施生态修复,建成熊营湖等湖泊湿地;探索“双轨运行”模式,健全村规民约,建立日间照料中心,开展专业化社会服务……

    “环境就不摆了,享受的还是城里头的配套。”说起村里的变化,村民们很带劲,“有茶园观光骑行环线,有综合文化服务中心,学校、卫生院、农贸市场、客运站这些,全部都巴巴适适的!”这背后,是成都以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加快实现农业农村现代化,加快推动乡村振兴的生动实践。

    同样地处成都远郊的都江堰市柳街镇,川西林盘黄家大院里,一幢古朴的木屋,门前一湾小溪流过,四围茂林修竹。这是全市12.11万个川西林盘之一。而崇州市桤泉镇群安村,另一个人称“余花龙门子”的林盘,从这里走出去经商10多年的周年春即将回归,“我还是很想念在林盘里的生活,这些年这里也发生了很大改变,已经变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景点。”周年春决定把自己原来的房子改造成一个农家乐,搞旅游接待。

    周年春“出走”与“回归”背后,是川西林盘整理修复工程。川西林盘是天府文化、成都平原农耕文明和川西民居建筑风格的鲜活载体,具有丰富的美学价值、文化价值和生态价值。

依托川西坝子独特的林盘体系,成都将开展以“整田、护林、理水、改院”为主要内容的川西林盘整理、保护、修复,系统规划打造一批形态优美、特色鲜明、魅力独具的川西林盘。而这,正是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中“让农村成为安居乐业美丽家园”的一个注脚。

    “乡村振兴,生态宜居是关键。良好生态环境是农村最大优势和宝贵财富。”中央一号文件指出,必须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推动乡村自然资本加快增值,实现百姓富、生态美的统一。顺应新时代的发展要求,推进乡村绿色发展,正成为成都乡村振兴的主旋律。全市将设立100亿元特色镇和川西林盘建设发展基金,打造100个AA级林盘景区。

    如果说一个个林盘如珍珠般散落在成都平原,目前正在如火如荼打造的天府绿道,则如一条条翡翠项链般串起山川湖泊、林盘院落、田园森林、小镇村庄,将碎片、隔离、零散的生态板块,化零为整、串点连线,整合为相对完整的绿色空间系统,最终形成蓝绿交织、清新明亮、水城共融的城乡生态格局。

    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成都规划建设的长达16930公里的天府绿道,不仅拥有生态功能,更是城市发展多功能复合叠加的重要载体,其核心要义是突出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结合高品质和谐宜居生活城市建设目标,大力提高市民生活服务供给质量和效率,满足市民更高品质生活需要。

    成都把生态宜居作为乡村振兴的主要目标之一,打造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生产生活生态有机相融的现代乡村新形态,展现“岷江水润、茂林修竹、美田弥望、蜀风雅韵”的秀美画卷,将建成100个特色镇(街区)、1000个特色林盘聚落,新建天府绿道1500公里,主要流域水质优良率达80%、森林覆盖率达41%。

    除了生态,让乡村成为美好家园的还有文化。“网红”明月村便是最好的例子。曾经,这个摘不掉帽的贫困村,与所有未经雕琢的原生态村庄一样,只是地图上毫无吸引力的圆点,可在“文创”的带动下,它已成为了人们的梦中田园。

    水立方总设计师、CCDI悉地国际董事长赵晓钧对此特别有体会——最近,这位国际上赫赫有名的建筑师,在离北京千里之外的蒲江县明月村忙上忙下——他在这里亲自设计和建造的艺术酒店即将竣工验收并投入使用。而他,也有了一个新身份——这个小山村里的新村民。

    就在赵晓钧的民宿酒店旁边,诗人阿野的诗歌创作工作室——晤里,也投入试运行。同时,艺术家、美食家熊樱的樱园也在如火如荼地生长着。此外,茶主题空间、皮影艺术博物馆、设计工作室、主题民宿也在陆续建设。在这里,新村民和老村民和谐相处,年代感和时代感相互交融,一边是农耕生活,一边是图书馆、艺术馆、画廊、咖啡馆、陶艺馆、民宿、艺术酒店、剧场……一个个文创项目,为村民们打开了一种新的生产生活方式,也为城里人开启了全新的田园旅居生活。

    这段时间,忙上忙下不亦乐乎的还有蒲江县乡村规划师邓小玲——她负责的甘溪镇箭塔村项目已进入收尾阶段,她每天都拿着规划图对建筑进行严格的规划核查,甚至对图纸上的乔木品种、树木的胸径、栽种在什么位置都要一一对标验收。“上上下下都混了个脸熟,因为管得太宽了!”她笑着说。

    “管得宽”,才能“不走样”。长期以来,规划编制重城市轻农村、城乡规划衔接不紧密,成为制约乡村发展的瓶颈。因此,在推进城乡融合发展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中,实施全域乡村规划提升工程被放在了“十大重点工程”的第一项,将通过健全全域一体的城乡规划管理体制,重塑城乡空间布局和经济地理,引导城乡有机融合、共享发展。

    城乡融合发展,整合利用各类资源要素推动乡村振兴,在天府成都广袤的城乡大地上,一幅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的现代农业农村画卷,正在徐徐展开。

(记者 陈泳 李萌 赵荣昌 洪继东 摄影 张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