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兴乡村农业提质,种业龙头企业机会来了


来源:第一财经 2018-02-11

随着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的发布,闻“机”起舞的农业概念中,少不了种业上市公司的身影。

自从2月4号文件发布起,股市农林牧渔概念股一直保持跌势,分化也比较明显。以前一个交易日中携手涨停的种业双雄为例,2月8日,在农林牧渔概念股微张0.57%的基本面上,农发种业仍然一骑绝尘,延续了强势涨停的态势。而丰乐种业却只收涨2.27%。此外,隆平高科涨2.6%,敦煌种业跌1.02%,荃银高科跌0.45%,万向德农微跌0.23%。

值得关注的是,农发种业2017年度业绩公告显示,预计2017年年度净利润同比减少76%左右。显然,基本面上的业绩表现很难解释农发种业的连续两次涨停。但在管全面、管长远的乡村振兴大战略实施的时代背景下,未来30年,种业企业所扮演的角色将不容小觑。

这是由于当前国家正在推进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导致。今年的一号文件也强调,实施质量兴农、绿色兴农战略,深入推进农业绿色化、优质化、特色化、品牌化,调整优化农业生产力布局,推动农业由增产导向转向提质导向。这对种业公司提出了新的要求。

农业种植结构调整

2016年以来,中国开启了新一轮农业结构调整,以玉米为重点的种植业结构调整稳步推进,“镰刀弯”等非优势区玉米种植面积减少,粮豆轮作和粮改饲试点范围扩大。同时,为满足市场上不断升级的消费需求,中央也重视优化产品结构,把提高农产品质量放在更加突出位置。

河南财经政法大学教授樊明对记者表示,在此前出现“三高”这一结构性问题的背景下,产业升级就是要从追求粮食产量过渡到追求粮农利益最大化,这就要求农业生产出来的粮食有最佳的“质”和“量”的结合,从而更好地满足民众需求。

以主粮大米为例,业内认为,多年来因中国水稻种植偏重产量而忽视品质,才导致出现近年来国人涌向日本高价购买大米、电饭煲的消费行为——这折射出我国的消费群体正在觉醒。

大食品网创始人韦三水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随着国内中产阶层群体崛起,日益壮大的购买实力不容小觑,他们也愿意为真正的好产品埋单,这传递到农业的供给侧,就亟待改变当前低价竞争的模式,用“匠人精神”追求极致产品,进行全产业链的改革,从而满足消费者的个性化需求。

质优价优大势所趋,质量兴农始于种子。随着国家对三大主粮的收储制度深化改革,政策的托底作用将会明显淡化,农产品市场化定价机制逐渐形成。这意味着质优价优将是农产品价格一个不可逆的趋势,不同质量的农产品价差将逐渐拉大。

2017年在主要口粮作物稻谷、小麦面积保持基本稳定的基础上,玉米非优势产区“镰刀弯”地区大幅调减玉米播种面积,实行“粮改饲”“粮改豆”,增加杂粮和豆类播种面积;进一步扩大花生、中草药材等非粮作物面积,农业种植结构更加优化。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粮食播种面积16.83亿亩,同比下降0.7%。其中,玉米5.32亿亩,下降3.6%;稻谷4.53亿亩,基本持平;小麦3.60亿亩,下降0.8%。豆类1.55亿亩,增长6.7%。薯类1.34亿亩,比上年略减5万亩。

业内认为,未来2~3年,商品玉米的定价权会重新回归东北种植区,且养殖、深加工行业会逐渐形成规模与产业优势。规模化种植者更看重玉米的机械化效率,深加工与饲养企业更看重玉米的能量效益值。未来衡量玉米产品优劣的标准会变成效率与效益的结合。

当然,也需要看到种子产能过剩局面依然严峻。

研究数据显示,从供给层面来看,2017年全国杂交玉米制种收获面积293万亩,同比减少28.54%,为近15年的最低水平;新产种子10.58亿公斤,同比减少27.75%。繁制新品种数量大幅增加,老品种制种面积急剧下降,2018年春夏播种子总供给量达18亿公斤以上。

而需求层面,玉米面积调减基本到位,玉米价格企稳回升,加上花生、大豆等价格下跌,预期2018年玉米面积将反弹,需种量在11亿公斤左右,期末库存将达7亿公斤。

至于水稻,2017年杂交稻制种收获面积167万亩,同比增加2.69%;新产种子2.8亿公斤,加上期末有效库存1亿公斤,2018年可供种3.8亿公斤左右。从需求来看,水稻最低收购价下降,可能导致种植面积小幅调减;常规稻继续挤压杂交稻,直播稻面积进一步扩大。预期2018年杂交稻用种总量2.3亿公斤,加上出口3000万公斤,期末余种1.2亿公斤。

种业的发展机遇

随着农业生产社会环境的变化以及相关政策的调整,种业企业也需要认识到这其中所蕴含的机遇。

比如,2018年是全国土地确权登记的最后一年。数据显示,2016年土地流转面积达4.7亿亩,超过家庭承包面积的35%。专业合作社、规模化农户是土地主要去向。

相关部门也在重点扶持适度规模经营农户。比如,2017年,财政部发布《关于在粮食主产省开展农业大灾保险试点的通知》,在13个粮食主产省区选择200个产粮大县,面向适度规模经营农户开展农业大灾保险试点。此外,国家发改委等多部委也发通知,明确要求中央财政支持以农业生产托管为重点的社会化服务。

2017年,根据国家农业综合开发办公室提供的数据,中央财政安排农业综合开发资金6.53亿元,集中支持237个新型农业社会化服务体系示范项目。公开报道显示,目前全国农业生产托管面积已达2.32亿亩,服务组织达22.7万个,服务农户3600多万户,涌现出全程托管(土地托管)、代耕代种、联耕联种、农业共营制等托管模式。

业内认为,中国土地碎片化及劳动力的老龄化和转移,适度规模经营将成为未来的趋势,那么就需要为新的农业经营主体提供服务社会化。这些农业生产社会化服务主要包括:农业市场信息服务、农资供应服务、农业绿色生产技术服务、农业废弃物资源化利用服务、农机作业及维修服务、农产品初加工服务、农产品营销服务等。

随着国务院于2017年10月对《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管理条例》的修订,在分子育种方面,种企也将迎来很大机遇。条例的修改内容集中在:申请出具检测报告的技术检测机构由自主选择改为国务院委托指派;审批向国务院农业行政主管部门集中。业内认为,本次修改规范了转基因农作物的审批流程,为未来转基因商业化推广奠定了基石。

而转基因玉米凭借抗虫和抗除草剂优势,作为饲用作物阻碍较小,未来商业化推广是大势所趋。

据农业部和全国农技中心统计,国内玉米种植面积约5亿亩,玉米种子市值约280亿元,参考美国、巴西等转基因玉米生产国80%以上的渗透率,有研究预计国内转基因玉米种子市场空间可达200亿元以上。

由于种业市场的持续低迷,为应对市场挑战,2015年以来,跨国农化巨头开展了新一轮的兼并重组竞赛:陶氏与杜邦合并、中国化工收购先正达、拜耳收购孟山都、巴斯夫收购拜耳等,全球种业格局重新划分。

公开报道显示,中国的种业市场也将进入寡头时代。隆平高科就是最典型的例子。2017年隆平高科收购速度加快,6月以1.2亿元收购湖南金稻80%的股权;8月收购惠民科技80%的股权;11月以4亿美元与中信农业基金等共同收购陶氏在巴西的特定玉米种子业务。截至2017年10月底,隆平高科已与收购先正达的中国化工集团共同进入全球种业10强。

此外,大批中小型企业退场,龙头企业的估值大幅提高,整合的步伐未曾停止。农业部种子局局长张延秋在2017年济南种子“双交会”上称,6年时间种企数量减幅过半。部分是因为经营许可证到期,部分是因为资金链出问题,还有一部分是被兼并重组。2016年,净资产1亿元以上的企业数量达到341家,较2012年增加一倍多,其中净资产10亿元以上的企业由2012年的7家增加到2016年的15家。